当前位置魔域sf首页魔域攻略④〇〇魔域sf最新独家版本开放长久服

新开久久魔域发布网给为魔友大家好今天官网给出的资

我一直以为我可以随便把某段岁月轻易滑落,丢在路上,让它们放任自流,激不起我半丝涟漪。实际上,大多数光阴就这样被我浪费得体无完肤。我对于2007年以前有关游戏的记忆丢掉得极快,快到我回忆起它们时,只是稍带而过。

游戏里我的一切,从2007年开始。

这一年,我在魔域里遇见了逍遥。确切点说,我游戏生涯所有精彩从逍遥开始。

也许所有女子的故事都会开始于一个男人,这一点从我身上得到了充分的论证。

偶尔,还是会不自觉地点开游戏。登录,一样的卡诺萨,一样的雷鸣,三年多了,所有风景如旧。

卡诺萨巍峨耸立,它不知道,三年的时光,很多故事早已改变了结局。

有的时候,我以为我离不开魔域,离不开卡诺萨。后来,我才知道,那只是一种习惯,缅怀过去的喜欢,抑或,我就是祭灵人。而我在游戏里所做的一切,只是为了祭奠那份逝去的感情。

有的时候,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在怀念逍遥,后来我才知道,我在怀念一场相遇,一场爱恋,一场有关光阴的记忆。

毫无疑问,青春里的爱恋一定都很隆重盛大,无论当年看起来有多么的卑微,何况我们开始得轰轰烈烈,也收场得轰轰烈烈。并不是每个人都能遭遇如此透骨寒心的爱情,并不是。

2007年后的每个冬天,每个冬天的十一月,我都会异常冷静和沉默。我会写很多东西,冰冷的,炽热的,零乱的……只是都是怀念的。

2010年十一月的一天,我的生日,一清早就收到EMS,三十多张照片,都是曾经一起商量准备去渡蜜月的地方。还有福州网龙公司,只因曾经笃信魔域为媒,才得执子之手。

“这些地方我一个都去过了,只是遗憾,不能再一起携手。”抱着信封,十一月的清晨,我在路边哭得一塌糊涂。

而,自从接受他离开的事实,我就再没哭过,只是任我如何坚强,却忍不住再次落泪。

感觉自己从2007年之后就迅速苍老,老到刚步入二十岁没几天的我,满心沧桑。

写完上边的文字,之后,沉沉睡去。在夜里,我梦到了逍遥,梦到了卡诺萨最初相遇的那个午后。